炸元宵,灯笼的制作方法,我爱我的祖国

  华雷斯,墨西哥北部边境城市,与美国隔河相望,但这里却拥有让所有人望而却步的绰号齐晓赫连擎——“全球最暴力城市”,有些人则将其称为“鬼城”。

  因为在这座城市,经常上演袭击、爆炸、仇杀,乃至大规模的火并,有时,全副武装的警察也不能幸免。

  2010年6月15日,华雷斯市中心,执勤的巡警发现,一名数天前遭绑架的人质被丢弃在路边。而当警察和医生对他进行检查时,一声巨响让现场陷入一片混乱。贩毒人员引爆了附近一辆满载炸药的轿车,一名医生、一名警察以及一名平民在这次事故中丧生。

  其实,“鬼城”华雷斯也曾有辉煌的过去,在上世纪20年代美国禁酒时期,它甚至被称为“美国之外的拉斯维加斯”。然而,这个曾经著名的旅游胜地和工业重镇,却被认为是墨西哥过去几年“禁毒战争”的牺牲品。

  禁毒,正义的行动,却让华雷斯暴力更加横行。这也凸显了墨西哥这个国家诡谲的社会现实。

  “禁毒战争”功与过

  “禁毒战争”6年前由时任墨西哥总统的卡尔德龙发动,背景则是墨西哥贩毒运动的日益猖獗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墨西哥还只是毒品大国哥伦比亚的“运输商”——墨西哥的毒贩们利用其地理位置优势,将哥伦比亚的大麻、冰毒以及海洛因运往最大毒品消费国——美国。而从90年代开始,美国向哥伦比亚施压,哥政府随即展开大规模的禁毒运动,哥国毒枭们能调配的美元现金数量下降,无奈只能向墨籍“运输商”用毒品现货抵债。拿到现货的墨西哥人发现,直接买卖毒品比当运输商利润大得多,墨西哥毒枭从那时开始发迹,逐渐超过哥伦比亚同行,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毒品交易商。

  2006年12月1日,卡尔德龙出任墨西哥总统。他随即宣布,一场“禁毒战争”不可避免,因为毒品交易是墨西哥一切犯罪、贪污、腐败的源高压电缆分支箱泉。

  为获取更大利益,坐大的毒贩们不仅残杀竞争对手、禁毒组织成员,还贿赂官员,让政府运行失调。同时,当时的美国小布什政府也不断向墨西哥施压,希望从源头上挡雪板砍断毒品交易。

  当月11日,卡尔德龙调动军队,开始了对墨西哥毒枭的军事清剿。

  但也就从那时开始,墨西哥陷入了混乱。政府军大开杀戒,毒枭们更是疯狂报复,杀人越货成了家常便饭。

  根据墨西哥政府的数据,“禁毒战争”6年来,共有6万人被害,4万人失踪。杀戮不仅发生在政府与毒贩之间,也发生在毒贩与毒贩之间、毒贩与平民之间,而且冤冤相报,血流遍地。

  在2010年墨西哥国家独立日adn046当天,一群正在庆祝节日的华雷斯年轻人,突然遭到手榴弹袭击。警方后来调查发现,这次袭击只是毒贩复仇搞错了地点。

  2011年8月25日,在北部城市蒙特雷的一家赌场,一名商人因拒绝向贩毒集团缴纳保护费被炸死,爆炸还孙倩牵连几十名无辜游客身亡。

  6年来,军队以及政府缴获的毒品以百吨计量,锒铛入狱的毒贩头子也不计其数,其中包括墨西哥现最大毒枭华金古斯曼的两个儿子和“塞塔斯”犯罪集团头目拉兹卡诺。一些贩毒集团元气大伤或被彻底摧毁。

  然而,打破格局的结果,却导致幸存的各个贩毒集团为争夺地盘开始了更残酷的竞争。炸弹袭击、毒贩之间的斩首、仇杀……6年来不断出现在华雷斯城以及墨美边境其他城市——蒙特雷、蒂华纳,甚至中部的首都墨西哥城。一时间,媒体放大效应的报道让“毒品”与“暴力”成了墨西哥的标签。

  但墨西哥政府也表示,这种互相残杀是贩毒集团在毒品被缴获、毒枭被逮捕后逐渐弱化的无奈之举。

  6年禁毒战争,华雷斯城所经历的一切,可以说是整个国家的缩影。

  在这场“禁毒战争”中,华雷斯成了世界上暴力犯罪率最高的城市。为摧毁这些毒贩集团,卡尔德龙总统于2009年向华雷斯派遣了一万名联邦警察和士兵。但kanpian却未能抵御住毒贩的疯狂反扑,死亡人数如泡沫般上升不止,到2010年达到了历史最高点——3622人,即平均每10万个华雷斯人中,就有272个因为这场“禁毒战争”遇害,死亡率甚至是美军在整个伊拉克战争中的两倍多。

  拉蒙娜科斯塔是一名普通的家庭妇女,她的表弟吸血魔界在经营一家小餐馆时,因为不愿意交保护费被毒贩杀害。她和不少当地人都认为,卡尔德龙“禁毒战争”的策略也许减少了墨西哥毒品交易,但却深深伤害了墨西哥许多普通人。

 黄金眼叶寒 “和平年代”难以重现

  令人欣慰的是,在过去两年,华雷斯城的暴力犯罪有所好转。《环球》杂志记者到华雷斯采访时,该市新婚学校市长艾克多尔穆尔基亚拉斯蒂萨瓦称,当他2010年成为这里的市长时,华雷斯城每月有350起与毒品相关的犯罪事件,但在今年2月,仅发生了28起。

  记者在华雷斯街头也确实发现了城市生活渐渐走上正轨的迹象:主干道上的商店、饭店客流量还算不错,也有不少市民带着小孩在中心公园休闲玩耍。

  之所以能有如此的进步,拉斯蒂萨瓦的论点是,他采取了两大措施:一是警察的整顿与分区,二是建立市民中心。

  墨西哥警察分为三级:联邦警察、州级警察以及地方警察。联邦警察受总统调遣,而州级、地方警察则隶属于相应的当地政府。“禁毒战争”发起之初,拉斯蒂萨瓦曾对华雷斯城的3000名地方警察进行调查,发现他们中很大一部分涉嫌受贿以及与毒贩勾结。因此,市政府陆续解雇了超过一半的警察,并高薪聘请教官对重建的警察团队进行培训。

  除清理和重组警察队伍外,华雷斯城安保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策略——警察责任区域化。这个拥有150万人口的城市被划成6个区域,每一个区域由280名荷枪实弹、已接受过严密培训的警察进行责任到人的巡逻管理。“双管齐下”,渐渐培养了市民对警察的信任,也树立了警察的威信。

  当然,这样的策略也价格不菲,根据华雷斯政府官方数据,现有2600名警员的培训、工资等加起来,每年花费政府7500万美元。

  而另一剂消除暴力的“良药”,则是政府近两年来在市内各个社家乱区,特别是暴力充斥的贫困社区内建立的42个市民中心。在市民中心,超过70万名华雷斯居民可以免费接受各类课程教育、无偿使用运动设施,还有机会成为社工,以此解决一部分人的就业问题。

  随着暴力事件的逐渐减少,外来投资也在上升。拉斯蒂萨瓦市长颇为自豪地告诉记者,2012年华雷斯外来投资总量已非常接近全球金融危机前的最高水平——110亿美元。政府希望外商投资的增长能促进商业的发展,从而增加工作机会。在拉斯蒂萨瓦市长看来,这恰恰是华雷斯城犯罪率高的深层症结所atkmodels在:没有工作机会,大量年轻人投向贩毒集团的怀抱,试图用不法手段改善生活,从而走上了330zz暴力犯罪的道路。

  对于华雷斯的黑暗过去,拉斯蒂萨瓦痛心地表示,“大量的失业人群就是暴力滋生的土壤,而尽可能创造工作岗位将是政府努力让城市走上正轨的方法。”这种努力有了一定的结果:数据显示,这个墨美边境城市在2012年有2.6万人次就业。然而,这个数字距离“和平年代”还有很大距离。

  “禁毒战争”并未结束

  2012年12月1日,墨西哥进行了6年一次的总统换届:卡尔德龙任期结束,曾在该国执政71年的革命制度党重新赢得执政权。

  从当选总统恩里克佩尼亚涅托执政100天内颁布的各项执政纲领看来,这场“禁毒战争”并不会马上结束。涅托多次表示,将继续与有冲砂暂堵剂组织犯罪与毒品交易作斗争。但同时他也重新考虑了策略,建立国家keezmovie宪兵团,联合联邦政府、州政府以及地方政府的力量,把口号从“禁毒战争sexy18”改为了“保护每一个墨西哥人少女映画官网”,用一种新的方式来打击毒品犯罪。

  民意调查显示,涅托对于禁毒制暴更“温和”的态度以及一系列的新政,让墨西哥人对社会安全前景颇有信心。

  “战争”这个字眼,为墨莫托尔西哥人带来了无尽的炸元宵,灯笼的制作方法,我爱我的祖国伤痛。但许多墨西哥官员也表示,国际社会没有理由对这个国家失去信心:墨西哥宏观经济成熟稳定,在全球金融危机的阴影中仍以超过4%的年增长率前进;多家跨国公司从这里起步,福布斯富豪榜前100名里有11个墨西哥人上榜;在墨西哥有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中产阶级群体,1/4的年轻人正在就读大学或者已经毕业,等等。

  墨西哥,这个毗邻美国的拉美大国,其地理位置优势麻吕患者一方面成为经济发展的巨大推动力,但另一方面却又成为毒品泛滥的温床。政府的打击不力让墨毒品犯罪横行,而强势出击却似乎更激化了矛盾。墨西哥的矛盾和纠结,或许正是这个新兴国家复杂性的一种体现。

  作为主要新兴经济体,墨西哥前景不错。但在可以预见的未来,涉毒犯罪,仍会竹甲虫是墨西哥社会挥之不去的恶疾。有时,这种犯罪还可能全面激化。(记者 赵珺)